2016年,任先生和妻子辦理了結婚登記。領證的前一天,兩個人一起購買了一套新房。房屋的產權,登記在了妻子一個人的名下。任先生認為,正是當初的這個決定,為自己的現在所遭遇的不公平,埋下了伏筆。

  任先生的手機里還保存著結婚證的照片。結婚證的登記時間是2016年3月1日。登記照上,他和妻子微笑著靠在一起。任先生說,兩人領證的前一天,也就是2016年的2月29號,他和妻子在南岸區購買了新房。

  任先生稱:“我花了32萬,她父母出了5萬打到了的賬戶上,一起支付了首付款,首付款是37萬?!?/p>

  任先生說,自己當時的征信有點問題,為了貸款更順利,房子便登記在了妻子一個人的名下。當時,夫妻倆寫下了一份協議,約定房屋為雙方共同所有,各占50%。結婚后,房屋裝修、房屋按揭、家庭日常開支等各方面壓力,讓任先生不敢有絲毫懈怠。前幾年,妻子也跟他一起在外地打拼。

  到了2018年,妻子說要回來,因為身體不好要調養身體,因為外地的收入更高一些,任先生便讓妻子一個人回到了重慶。夫妻倆變成了兩地分居。去年下半年,任先生在妻子用過的舊手機里,發現了讓人非常震驚的一些照片和視頻。妻子和一個陌生男子,關系非常親密。

  “這是在我的房間里,這是我的沙發,這是拍的照片,這是他們在電梯里相擁拍的,還有這些,因為不雅就不看了?!比蜗壬f。

  發現這些照片和視頻之后,任先生的妻子承認照片中的男子關系非同尋常,夫妻倆的關系近乎破裂。任先生由于一直忙于照顧重病的母親,便遲遲沒有就離婚、財產分割等問題,和妻子協商一致。一直到最近,他收到了妻子的微信:“我給你說聲,房子已經賣了,我會把錢給你,該給你的都會給你,現在買家要進去?!?/p>

  任先生說,如今他才了解,妻子在今年1月份就把房子賣了出去,目前已經登記在了買家的名下。因為房屋登記在妻子一個人名下,所以,他對于房子被賣這事兒,一直蒙在鼓里。采訪時,任先生撥通了妻子的電話。任先生的妻子說,之所以要賣掉房子,是因為最近這段時間,任先生沒有再像以前一樣支付按揭款。

  任先生:你為什么不通知我就私自賣了房子?這是我們共同財產。

  任先生的妻子:我已經通過父母、家人、朋友都告訴你要賣房子,你說不能賣,我說不賣但是貸款人是我,(不換按揭款)你又不受牽連。

  在和妻子通話時,任先生回顧了購房時首付款的支付情況,還指出對方對婚姻的背叛。對于任先生這些說法,電話那頭沒有做出反駁。隨后,記者表明身份,聯系了任先生的妻子,想要求證任先生的說法是否屬實。

  任先生的妻子:“不屬實,請律師,要不然就喊律師和我談?!?/p>

  對于任先生的遭遇,田小江律師表示,任先生妻子的賣房價格,雖然比市場價格相對便宜一些,但并沒有低到離譜的程度。所以,任先生如果想要主張妻子賣房這一行為無效,拿回原來的房子,得到法律支持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田小江律師表示:“買房可能受到善意取得制度的保護,想要主張撤銷買賣合同買賣無效,可能性比較小?!?/p>

  田小江律師認為,雖然任先生支付了首付款的絕大部分,大量承擔了房屋裝修、房屋按揭款支付的義務。但雙方的協議已經約定,各占產權的50%。所以,任先生多支付的首付款,很可能被認定為對妻子的“贈予”。所以,任先生很難以支付了絕大多數首付款為理由,要求占有妻子出售房屋所獲房款的絕大部分。

  田小江律師表示:“但如果他有證據證明他老婆存在過錯,他老婆可以適當少分一點?!?/p>

  任先生說,按照目前的狀況,他和妻子很可能最終對簿公堂。

 ?。ㄋ夭膩碓矗褐貞c新聞頻道)